栗无

我cfxyezicohvohys还有什么我!!

卡酥:

安迷修生日快乐!

一晚上肝完的,名字叫《I will》,念白出自《骑士宣言》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一直以为安迷修杀了自己才能完成他真正的“骑士道”,但是安哥最后却发现雷狮逐渐成为了自己“骑士道”的一部分的故事


好久没画分镜了,真的是xjb乱画的,还意识流,感想只有五个字——肝过,不后悔(×)

好 好

僵尸mika:

尼诺×吉恩

在预告里虐狗的骑士和王子

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

PS:P9是吉恩读的预告,因为尼诺突然罢工了,于是P1和P9直接双箭头了。

我给大家表演反复跳楼!!!放开我!!我现在可以开五百个坑!!!啊啊啊啊啊hdjhdwjkougf

牙祗_两代双黑深度中毒:

很好剧场版是双黑【微笑

我的妈这个中也!!!让我炸裂!!!

牙祗_两代双黑深度中毒:

さァ、出演する時間だ!俺と戦いてえのは何方だ?

Partner

#双黑婚后日常/试图描写夫妻感失败#
#考后放飞自我#
#渣短小注意#
[1]
“太宰先生,这次的文件…”芥川拿着一叠资料推开办公室的门,但在看清眼前状况后及时地闭上了嘴。
中原先生倚在太宰先生肩头,身上披着明显属于身边那人的大衣,看均匀的呼吸应是睡的正香。而占着便宜的人勾着嘴角,修长手指轻轻抵在薄唇上。
“抱歉呢芥川,中也昨天又通宵工作了。文件能麻烦放桌上吗?
[2]
一定要说结婚前后有什么区别的话……
大概是从默不作声地秀恩爱到明目张胆地秀恩爱吧。
“妈的太宰亲亲亲有完没完回家亲不行吗我讲正事呢这个任务唔…”
红叶贴心地捂住了爱丽丝的眼睛:“小孩子不能看哟~”
“诶——”
[3]
太宰以中也太矮亲亲的时候脖子好酸为由把小矮子压在床上,关灯。
[4]
腰酸背痛…
中也被生物钟唤醒的时候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而罪魁祸首就安然地躺在一旁,一脸心安理得。
…中也不动声色地捏紧了拳头。
在他谋划着用什么姿势把太宰踹下床时,搭在早上的那只手猛然用力,中也一个猝不及防跌进太宰怀里:“!”
太宰轻吻在他的嘴角:“早安,中也♡”
[5]
中也最后在被血污模糊的视野中看到的是太宰失控的表情,滑稽地喊着“谁让你擅自用污浊的”这类毫无意义的话语。
据与谢野医生的回忆,那时候突然抱着中也跑来的太宰慌张得像个孩子,甚至说不清话,反反复复也就听清了一句救救他。
等中也从昏迷中醒来的那段时间,太宰一直紧紧地握着中也的手,脑袋埋在病床与膝盖间,一言不发。
[6]
“我会好好洗碗的。”
“做饭也会努力去学的。”
“也不会在家里的横梁上上吊了。”
“不会再往海里跳了,就算跳也不会带上中也的帽子的。”
“…也不会带上中也的酒的。”
“天天吃青花鱼全宴也没关系,给我留一个蟹肉罐头就可以了。”
“所以,中也…”
太宰俯下身子,吻住中也因为失血而显粉白色的唇。
醒来吧,求你了。
[7]
后来中也当然醒了。在他修养期间太宰特别安分,楼也不跳了小姐姐也不勾搭了也不喊中也跟他殉情了,敦看着这一切眼泪汪汪地感慨太宰先生终于改邪归正了。
而只有中也知道他温柔的嗓音可以多残忍。
好看的桃花眼里是难掩的狠戾,不顾身下人的求饶故意凑在耳边的勾人声音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下次还敢不敢了,嗯?”
[8]
一切归于平静。
太宰先生依然热衷于惹中原先生生气,而中原先生也是次次中招令人惊异。众人早已经习惯了这两位奇特的秀恩爱方式,看到他们打着打着就拥吻在一起也只是冷漠地拿出墨镜。
如果你去问中原中也为什么和太宰治结婚,他大概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别扭,只是漫不经心地说栽都栽在他手上了就凑合着过呗,然后被突然出现太宰治从身后拥进怀里说晚饭想吃螃蟹。
这时候你就可以默默吃着这对老夫老妻的狗粮,认真思考一下自己为什么还是单身了:)

截图到麻木…截了50+张…
幼时宰啊啊啊啊啊中也的小爪子啊啊啊啊啊宰的笑容啊啊啊啊中也的睡颜啊啊啊啊啊啊hcitdtsjbkbigudd
晕厥.
以及哒宰把中也的血迹擦干净衣服帽子叠好简直暖死我!!!
我 我要死在这里/瘫.

救い

短小慎
by栗无
Part 1 太宰
太宰治,我的名字。是一个毫无生存价值的垃圾。
我曾在黑暗中一遍遍徘徊渴望被谁拯救,握住无数只手徒劳无功地祈祷也从未有人带我逃亡。我终将长眠于这片污秽中。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会用尽全力祈求神明让我在今天之前死去。割腕,吞毒,饮弹,绞死,切腹,怎样都好。
但这不可能。所以我只能以沾满血液的双手掩面,声嘶力竭。
你用力推开我的时候,我无法抑制地憎恶我可耻的异能力。是它使子弹耀武扬威地穿过你的身体。
[完成任务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把你碎尸万段。]
[我很期待呢。]
阴暗潮湿的小巷,无论怎样努力也看不到的阳光。我独自一人穿过湿冷的空气,只留你的指尖温度还残留在肩膀。
[是否要去救中原先生?]我的部下问。我却无法发出声音。
一路回到住处,擦干净脸上残留的血迹,缠绕上新的绷带,机械地别上枪,转过身,看见了那瓶自己悄悄准备好只等任务结束庆祝的酒。
啊,眼睛好涩,喉咙好疼。

Part 2 中也
绝对要杀了他们。
用了作为人类的最后意识才只字未吐,这群精通拷问的疯子。
倚靠在墙上才不至于让自己太难看地瘫倒,每一次呼吸都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不用偏头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从墙面滑落。喉间的血腥味。
沾染红色模糊的眼前,是被自己推向部下的你的脸。
好像是在喊着什么。
看到你那样的表情,还真是死而无憾了吧。
我吃力地仰起头,盯着地牢天花板上斑斑霉迹。
太宰。

Part 3 太宰
我是一个毫无生存价值的垃圾。
所以,不要向我伸出手啊,中也。

Part 4 中也
终于还是来了。
[还有什么遗言吗?]
令人作呕。我沉默着别过头。
刀尖抵在我的心口,我甚至忘了反抗,只是想着,终于能够好好休息了。
睡吧。闭上双眼。

[chuya。]
毫无征兆地响起的熟悉嗓音,意识被强行聚起。处刑者倒在地上瞳孔扩散,而你在对我笑。
笑个屁,我现在这幅样子很好笑吗。
[我们殉情吧。]
一愣,随即吃力地扯开一如既往的恶劣笑容。
[我更希望是我杀了你啊。]

Part 5 太宰
这一次,绝不放手。